7村民聚老屋辦起鄉村書院

  • 2020-08-26
  • 來源:廣州日報
  • 分享到
  • -

轉存圖片

老師正在教小孩握筆的正確姿勢。

轉存圖片

下課后,孩子們沖出課室。

轉存圖片

孩子們在書院里學習書法。

轉存圖片

邱國健用手機拍下書法課視頻。

  一間老屋內,穿著印有“雙鳳書院”字樣圍裙的小孩坐在日字凳上,握毛筆學寫字;另一間泥磚房內,一群孩子圍著音樂老師,老師的雙手在黑白琴鍵上自由跳躍……這間墻壁都沒粉刷過、紅磚裸露在外的老屋便是雙鳳書院。

  書院坐落于從化區雙鳳山下的上羅村,距離從化城區10多公里。在依山傍水的村子里,冬天在山里烤地瓜,夏天下河游泳幾乎成了孩子們的全部課余活動。

  2017年,村里7名村民商議在村里建一個公益書院,教小孩書法和美術,一個18平方米、能容納10個小孩的書室誕生。需求越來越大,2019年,又低價租了一間150平方米的老屋,擴建為書院,如今能容納40多人。

  2019年暑假,書院其中一名創始人邱國健在網絡平臺分享了孩子們學習書法的視頻,外界開始關注到這個山村書院,紛紛捐來物資。

  7名村民組建起來的鄉村書法課堂

  邱惠榮是最早提出在上羅村開辦書法班的人。最初萌發開書院的想法是因為他發現村里很多小孩性格都比較急躁,做事不專心,這讓他想到了當年中考失利的自己。2004年,邱惠榮中考失利,陷入了一段低谷時期。

  偶然的機會,他接觸到書法,“當時也不懂什么是書法,自己拿起筆‘亂畫’,在一筆一畫中釋放自己的煩惱。”之后,他時常用書法來調節情緒,這個習慣延續至今。

  而另一名創始人邱國健也是土生土長的上羅人。農村的孩子,從小到大都是在山里竄、水里玩,冬天烤地瓜,夏天游泳。而他童年唯一接觸過不一樣的娛樂就是有人來村里組織獅隊,教了兩年舞獅。“那時候,上到四五十歲、下到五六歲的人都來學。”組建獅隊后,那群人便帶著獅隊離開了,此后,邱國健幾乎沒再見過村里有其他娛樂活動了。

  而創始人邱永聰則是看到城鄉差別,“暑假期間,城區里的孩子都會進行各種文化興趣培訓,而村中的孩子只能到處‘野’。”

  幾個有想法的村民再聯系上村里一位習得一手好書法的退休教師邱學叁,七個人,年齡從“50后”到“90后”,來自不同的行業,敲定了開辦雙鳳書室的事宜。

  最初的書室開設在一間18平方米的屋子里,地磚早被老鼠挖空。創始人們動手修繕房子,搭建電路,從村委搬來兩個舊文件柜,跟村民討了兩張八仙桌,又借了幾張日字凳,書室便建成。

  培養學生的非智力素質更重要

  書室一開,就引起附近村民的興趣,10個名額一下子被搶光。教室內,上午時學生握著毛筆,蘸上墨水臨摹;下午時,學生學國畫。時常有小孩在窄小的門外探出頭來,旁聽別人上課,而書室外的空地也有小孩騎著單車一圈又一圈地打轉。

  邱國健記得,開學沒多久,有一個村民找到了他,說自己的女兒讀二年級,很喜歡畫畫,能不能來書院,但看著擠滿學生的小教室,邱國健無奈地拒絕了。

  隨著找上門的人越來越多,幾個創始人都意識到書室必須擴大。2019年,上羅村委與當地村民召開了村民代表大會,會上大部分村民都同意將村中一座閑置的老屋租給書院,擴大教室。這間老屋原來是租給別人放蔬果,每年能有1萬元的收入,如今以500元/年的價格租給了書院。

  從2017年開始的春聯義賣項目攢下的錢,加上江埔街關工委的資助,新的書室在2019年暑假開班,改名為“雙鳳書院”。第一期書法班就吸引31名孩子報名。

  “書法課是藝術教學,培養技能只是其一,此外更重要的是培養學生的非智力素質,培養他們勤奮、專心的習慣。”邱學叁告訴記者。

  有一回,邱國健遇到一個小學老師,她提到自己班上一個小孩最近上課認真了很多,基本沒有小動作。原來,那個小孩就是在雙鳳書院里學書法的學生,這讓邱國健意識到辦書院摸對了方向。

  通過直播和短視頻連接外界資源

  書院成立之后陸續引來了一些物資的捐贈。雙鳳書院此前開設的課程都是免費的,從2019年第二期課程起,一期課程60節課,收取基本費用。資金問題是長期運營下去必定會面臨的難題。

  2019年7月,邱國健在短視頻平臺上做了一場鄉村兒童在雙鳳書院學習書法的直播,有幾個愛心人士都私信聯系邱國健要給學生捐文具、書包。

  那年暑假,邱國健又分享了一些學生學習書法的視頻在短視頻平臺上,通過朋友的二次分享,一位美籍華人看到了視頻,提出要給孩子們捐贈一臺鋼琴。考慮到鋼琴需要維護,而且只有一臺,邱國健硬著頭皮跟對方商量,能不能換成價格較低的電子鋼琴。

  就這樣,村里增添了15臺電子鋼琴,雙鳳書院暑期公益教學活動也從書法培訓,變成了“上午教書法,下午教鋼琴”。

  為了迎接這些電子鋼琴,幾個創始人找了書院附近一間雞舍,清出幾車雞糞,鋪上地板,裝了電燈、風扇,安好門窗,改造成琴室,還招了義教老師。曾就讀于廣東海洋大學寸金學院的邱裕涵是上羅村為數不多懂鋼琴的人。看到招聘義教老師的信息后,她回到家鄉教小孩彈鋼琴。

  但由于工作原因,教了十幾天,邱裕涵就要離開上羅村了。后來,邱國健又找來學過鋼琴的遠房表弟來上音樂課。在廣州經營著一家音樂培訓班的表弟趁課余時間,開兩個多小時車入村陪孩子練鋼琴。前些日子的一個雨天,受到雷電影響,這批電子鋼琴出現了故障,鋼琴課暫停了。邱國健的想法是,等著今年春聯義賣有經費再去維修。

  對于辦書院,每個人都是摸著石頭過河。邱國健表示,未來的方向只有一個,那就是堅持。接下來,他們還計劃在書法、美術和鋼琴課程的基礎上加入體育課等興趣班,希望讓鄉村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一樣,擁有一個充實的假期。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頂部
极速欢乐生肖-官网